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
第42章我很慈悲,只折磨不杀人 23:28

    虽然说陈扬很享受这些家伙恐惧而又愤怒的眼神,但相这个,他更加愿意让这些杀手在折磨死去,所以,此时,陈扬出现了!刚出现的瞬间,那个沙一旁边的杀手,看着陈扬顿时冲了过来,愤怒的吼道:“可恶的小子,还我兄弟命来”!
  “老七小心”沙一紧张的喊道,但却已经晚了,下一刻,只见一把匕首,快速的从那老七的身后冲了过去,直接穿透老七的心脏,老七应声倒地。
  “啊,小子,纳命来”七个兄弟,死了六个,只剩下自己一个光杆司令,沙一瞬间暴怒,一拳朝着陈扬砸了过来!
  哼
  陈扬闷哼一声,直接迎了去,砰的一声,整个人再次倒退,但在倒退的瞬间,却早已经控制着匕首,朝着沙一的胳膊划了过去!
  噗嗤一声,沙一胳膊鲜血汩汩的流了下来!
  还没等他反应,匕首再次朝着他另外的一只胳膊划了过去,嗖嗖嗖,只是一会的功夫,沙一的身,已经超过了十处伤口,虽然都不是什么致命的伤,但却也让他感觉浑身下火辣辣的疼!
  “小子,你会这招么?有本事的跟老子单挑”沙一愤怒的吼道,根本不知道陈扬是怎么做到的,也不清楚,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是飞镖?还是其他的什么?这些在他们的跟踪之,是绝对没有发现的,如果发现了的话,这个时候他不会没有准备!
  但很显然现在说这些却是已经没用了!
  “哈哈,你以为我傻啊,刚才我只不过是想检验一下我自己的实力而已,明明不是对手,还和你单挑,爷可没病”陈扬戏虐的一笑,调侃着说道!
  在这之前,他打通了两条经八脉,刚才只所以和沙一对轰,只是想试试,打通这两条经八脉自己的实力能增强多少,现在他清楚了,是有所增强,但也很有限,至少还不是沙一的对手!
  “妈的,给我去死”沙一一声怒吼,再次朝着陈扬一拳砸了过去!这一拳的力量,之前强大了很多,甚至速度也快了不少,而陈扬,在看到这一拳的时候,却是嘴角一个冷笑,直接迎了去!
  “啊,你特么的阴我”一瞬间,双拳撞击在一起,沙一拳头满是鲜血,甚至手掌都被撕裂了痛苦的喊道!
  “嘿嘿,这可不叫阴,我这叫报仇,报仇懂不懂?有木有化?”陈扬却是慢慢的从自己的手,拿下刚才被他夹在手指之间的黑色匕首,笑呵呵的说道!
  开玩笑,明明知道自己靠着古武实力,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,陈扬如果还和这家伙硬拼,那才是二货呢!
  “可恶的小子,我跟你拼了”拳头受伤,沙一的实力可是大大的受损了,但算是这样,还是咆哮着再次朝着陈扬冲了过来,只不过这个时候,陈扬可不害怕他,看着沙一冲过来,直接是一脚,咚的一声踹在了沙一的裤裆处,怒吼一声道:“滚回去”!
  本来身有着不少的伤,现在实力又受损了,还被陈扬直接这么一脚,一瞬间沙一整个人倒飞出去,狠狠的砸在地,而陈扬则是快速的冲出,匕首嗖的一下,顶在了沙一的xiōng口,戏虐的道:“怎么样,没有想到吧?告诉你,这叫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”!
  “小子,你敢杀我?我是六爷的人,你敢杀我六爷不会放过你的”沙一确实没有想到,堂堂玉州七大杀神,这在玉州道,可是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们动手的,但是今天,却栽在了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手!而且还栽的这么惨!
  但此时,看着陈扬手的匕首,感受着匕首传递来的冰冷,还是紧张的说道!
  “哦?这么说,是六爷派你们来的喽?”陈扬戏虐的一笑,开口问道!
  “是,六爷让我们杀了你,小子,我可以不杀你,但是你也不能对我动手”沙一点了点头,大声的说道!
  “我去年买了个表的,你以为爷是聋子,刚才你们说的话,爷都听见了,还不老实交代,到底是因为什么”但在他的话刚刚说完的瞬间,陈扬脸的笑容收敛,直接一巴掌,抽在了沙一的脸,而且用的还是右手,配合着灵力,陈扬这一巴掌,沙一的脸立刻血肉模糊了!
  “啊,小子”下一刻,沙一痛苦的吼道,呲牙咧嘴,眼睛好像要吃人一样!
  “别叫小子,叫爷”陈扬又是一巴掌开口道,甚至在这一巴掌之后,对着沙一一顿拳打脚踢,招招都有灵力!
  “爷,爷”沙一实在是受不了了,这才小声的说道!
  “大声点”陈扬一声愤怒的吼道,再次一拳砸在了沙一的身!
  “啊,爷”沙一痛苦的大声吼道!
  “嘿嘿,这才乖嘛,好孙子,告诉爷,到底是因为什么,只要你说了,你不用受这痛苦了,你看看你,现在像什么样子啊”陈扬这才满意的笑了笑,开口道!
  “我说,我说”沙一强忍着身的痛苦,赶紧点头,这个时候他真的受不了,本来以为陈扬没有这个胆量,但现在他却感觉到,如果自己不说出来的话,今天估计陈扬会这样打死自己!所以,此时,他只能说了!
  “快点说”陈扬又是一巴掌打在沙一的脸,冰冷的喊道!
  “是,是”沙一恐惧的点了点头,慢慢的说了出来!
  “我去年买了个表的,你们干的好事儿,居然敢让老子给你们背黑锅,好大的胆子,那秘籍呢,拿出来”直到沙一说完之后,陈扬才暴怒的咆哮道,马勒戈壁的,沙一这些家伙还真是狠,此时他也明白了这么回事,这几个家伙偷了候六的古物秘籍,居然想要让自己来背这个黑锅!
  不得不说,这些家伙的计划倒是不错,只要偷秘籍的人死了,那秘籍的事情也成了永远都解不开的迷,只可惜,这几个家伙找错了对象,找到了陈扬这里!
  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陈扬也不会这样算了,别人让自己背黑锅,自己这黑锅可不能白背,怎么着也得收点利息吧,所以,下一刻,陈扬想到了那秘籍!
  沙一此时是真的后悔了,自己怎么找了陈扬这么一个变态来背黑锅,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他是绝对不会找陈扬的,甚至,他宁愿和候六翻脸也不会,只是已经没有机会了,看了一眼身边倒着的老七,沙一痛苦的道:“在,在老七的身”!
  “哦?”陈扬眉毛一挑,透视眼直接朝着老七看去,果然,在那老七的身发现了一个用羊皮纸包裹着的东西!
  “嘿嘿,还算听话,既然这么听话,给你一个痛快吧”下一刻,陈扬一匕首,扎在了沙一的左胳膊,沙一痛苦的惨叫了起来,但在他这一声还没有完的时候,陈扬又一次的扎在了右胳膊,直到沙一的两个胳膊,想动都动不了的时候,陈扬才看着沙一的腹部,冷冷的一下刺了下去,鲜血噗的一声射了出来,随后汩汩的不断流着!
  “杀了我,你杀了我啊,求求你了,杀了我啊”沙一痛苦的看着陈扬哀求道,别人不知道陈扬刚才在自己腹部的那一下是什么,他自己还不清楚么?这一招,是当初越南战争的时候,那些士兵们经常对待降兵经常使用的一招,一刀下去,鲜血会一直流着,如果不及时的止血的话,人会因为血流干而死亡,这种方法,被称之为最折磨人的方法,是因为他不会让你立刻死去,而是让你在痛苦,慢慢的享受折磨,最终死去!
  此时,陈扬废了他的双臂,又给他腹部来了这么一下,很显然是这个意思,一想到这儿,沙一真的只想着陈扬能够快速的用他一程,给他一个痛快!
  “额,杀了你?这么残忍的事儿我不干,前几天刚去了庙里,拜了个大师为师”陈扬一愣,戏虐的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之后,直接从老七的身拿了那羊皮包裹,快速的离开了!
  “陈扬,你杀了我,你这个恶魔,快点杀了我啊”只有沙一,痛苦的哀嚎着,眼神之满是绝望,只可惜,这一切都没有用了,陈扬根本不会给他一个痛快!
  妈妈的,之前如果不是陈扬有着异能,在关键的时刻帮了大忙,这个时候估计早已经死在这些家伙手了,现在又怎么可能放弃折磨这些家伙的机会呢?
  利用透视眼,陈扬很快的到了森林北部的河边,但当他到了自己刚才给刘雪莉指定的位置的时候,河边却一个人都没有,这一下,陈扬愣住了,眉头皱了起来,疑惑的道:“靠,这小妞人呢?”!
  他明明交代了,在这里等着,此时天已经黑了,以刘雪莉的胆子,再加脚的伤,是不应该会到处乱跑的才对,但为啥没有人呢?想到这里,陈扬在周围找了找,十几分钟之后,还是没有任何的音讯,在他都准备再次去找的时候,看向自己的脚下,却是目光凝了起来,下一刻,神色大变道:“不好,出事儿了”!1/1页
下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
五洲娱乐城,电子,棋牌最高返水达3%,注册即送58元体验金
翻页|续看|报错|更新
夜间.绿.褐.蓝.紫.粉.
---------------
切换3G模式| 风语贴吧
首页|排行|新书榜|书架
烽火中文 fhzw.cn
如喜欢本站,请推荐给您的朋友!
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立即予以处理
05-27※星期三※23:28